中國青年瘋「躺平」 不想努力了?

  • by

專欄作家/易清成

 2021年4月,一篇名為《躺平即正義》的貼文在中國社會引發熱議。作者講述了自己兩年來不工作、過著低欲望、低消費(每月開銷摺合新台幣約860元)的躺平生活。文中寫到:躺平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

     一石激起千層浪。躺平主義的呼聲在中國青年中發酵。躺平,從單純的個人行為引發了群體的共情,最後上升為公共熱點議題。躺平主義的產生,也從微觀層面的個體性困擾追溯到社會層面的結構性矛盾。

     中國在過去的40年時間里,伴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也經歷了巨大的社會變遷。然而,整體社會的整合度卻明顯滯後,沒能跟上經濟的發展速度,造成了社會資源分配不均衡、貧富差距過大、階層固化等一系列結構性矛盾。既有的社會現狀,使得很多的社會新鮮人要面對的是工作的巨大壓力、奮鬥的低性價比、實現理想的路徑缺失以及對躺贏一族的不平之意。這種對現實的無力感,就如同著名媒體人梁文道先生所述:大家只是覺得好累,躺一下,就是一個最弱者的反抗姿態,甚至不叫反抗,只是一個弱者的呻吟。

    無獨有偶。上個世紀的美國和歐洲,也有過被稱為“垮掉的一代”的青年;鄰國日本宅男宅女的低欲望生活方式也是方興未艾。盡管這些社會現象產生的原因、表現的方式不盡相同,但精神內涵是一脈相承的。這類現象往往也不會產生於社會的積弱年代,恰恰是社會的繁華,讓很多人看到了原來看不到的東西,對比之下產生了不滿和厭倦。 然而,人性又是復雜和多變的。

中國青年就真的瘋【躺平】不想努力了嗎?

事實可能是,只有躺平的理由,卻沒有躺平的勇氣;又或者是,身體躺平,精神內捲,以待時機;甚至可能是有人躺,有人則滿心期待著別人躺。

     躺平主義,就像很多網路流行的概念一樣,只具有傳播上的價值,也可以引發關註與討論。但是,和大多數人真實的生活無關。

        畢竟,大家對常識性的問題有著最基本的判斷:中國目前還是發展中國家,躺平也需要相應的社會保障體系;人的欲望可控,人生的風險卻不可控,一旦發生就會轉嫁給至親;撫養義務可以選擇,贍養義務卻不能迴避;階層固化只是上升的通路狹窄,但向下的通道卻十分順暢。

       畢竟,大多數的青年也有著最基本的覺知:當一個人選擇了躺平的自由,也就意味著將會讓渡人生中其他的可貴的自由。

        所以,中國青年真的瘋【躺平】不想努力了嗎?可以看一組數據,在躺平大潮呼之欲出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國GDP實現同比18.3%的增長。並且,過去的十年中,中國在勞動力人口減少1373萬的情況下,年GDP總量從4萬億增長到10萬億,而中國青年作為勞動力人口中的新鮮供給和重要力量,他們的人均工作量為中國經濟的增長創造了翻倍的單位價值。

         對於社會上出現的任何一種聲浪,我們都可以留給時間去沉澱。只有等浪潮退去,大家才能看清到底誰在真正的裸泳。

參考文獻:
《哈佛商業評論》月刊202108—《躺平現象下的企業組織危機與戰略選擇》
圖片來源:
自由財經國際財經2021.6.1《不再對現實掙扎,中國青年人流行【躺平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