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機再進化 你也有割草機父母嗎?

  • by

專欄作家/姜文清

關於割草機父母,我們可以先看一副真實的群像圖,猜一猜發生在哪個大學:
開學前,父母先到宿舍幫孩子整理床鋪,再去食堂巡視飯菜是否達標;
孩子的成績是B或C,父母就去同老師討價還價,從而爭取到更高的分數;
畢業時孩子考研,家長會聘請昂貴的輔導老師,幫助孩子撰寫或修改論文;
孩子畢業,父母偷偷幫孩子向公司投遞簡歷;
答案是——斯坦福大學。
這些是曾任斯坦福大學新生院院長的 Julie lythcott-haims 在她的暢銷書《如何養大一個成人》中列舉的案例。在書中,她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認為這些名校學生的父母過度的關註和乾涉,會導致孩子自理能力缺失、社交能力匱乏、心理承受能力差,造成「成年不成人」的尷尬人生。並且認為,這些父母出於愛和好心,在孩子小時候,幫他們抵擋所有憂慮,但當孩子長大後,卻不知該如何面對問題和挫折。他們無法獨立生活,遇到一丁點問題就會束手無策,要麼像個「巨嬰」一樣等著父母出手解決,要麼選擇直接逃跑,避開一切。他們的人生與幸福漸行漸遠、甚至背道而馳。
對於這種現象,《紐約時報》的記者克萊爾.凱思.米勒和喬納.思格爾.布羅姆維奇也進行了形象而生動地描述:“焦慮地守在孩子身邊,監視孩子的一舉一動的直升機父母已經是20世紀的產物了。如今一些富有的家長更像是割草機,為孩子提前掃除前往成功路上的所有障礙,讓孩子不必遭遇失敗、挫折或喪失機會。”
無獨有偶,西風東漸。在我們的周圍,割草機父母也橫空出世繼而野蠻生長。其中,富有的精英家庭和具備良好教育的中產家庭成為了割草機型育兒方式的主要族群。在一個聰明人密度如此之高的群體,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父母無視教育專家、心理學專家的警示,冒險將自己的孩子變成犧牲品?如果只是歸因於父母不恰當的愛和好意,未免就過於淺顯和錶面化,更無法解釋社會上涌現的越來越多的非理性狂潮。

一、達爾文雀VS割草機父母

為了探尋這種現象的成因,我們不妨先轉換一下視角。在著名的加拉帕戈斯群島上,生長著一種根據環境變化,而不斷進化的雀,它們有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達爾文雀。據說就是因為受到了它們的啟發,達爾文提出了進化論。不是最睿智、不是最強悍的物種,而是適者得以生存。

在發展心理學中,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黛安娜•鮑姆林德對教養方式理論作出了開創性貢獻。並且識別了三種主要的教養方式:專斷型、放任型和權威型。我們無法武斷的說哪一種教養方式更好,只能說在不同的時代和不同的地區都有著與其更匹配的教養方式。父母養育孩子,就是通過培養孩子的競爭力和行為模式,將他們塑造成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認可的人材,為孩子將來在社會上立足和發展做好準備。

我們可以看到,割草機父母的重災區,大多集中在收入差距很大、教育回報率較高、社會教育系統高度分層的地區。在崇尚個人成功和贏者通吃的社會中,割草機父母的行為是同社會環境相契合的,並且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在父母精心鋪就的跑道上,孩子能夠獲得先發優勢,通過一路領跑獲取優質資源,從而達到家長為孩子所設定的發展前景和社會地位。反之,在經濟不平等程度較低、教育回報率較低的國家,或者在一個教育系統強調公平機會和淡化成年前的競爭的國家,譬如北歐和德國,則很少有父母選擇割草機式的養育方式。
因此,排除個人因素,把割草機父母頻發的現象放進更大的社會全景中考慮,就會發現,他們的出現本質上是對現實環境的應激反應。父母利用手上掌控的資源,用割草機的方式去助力孩子取得成功,也許恰恰是身處於高度競爭型社會的“適者生存”。

二、拿什麼拯救你,我的焦慮

割草機父母的出現,也是父母對不確定性和焦慮情緒的投射。台灣大學社會學教授藍佩嘉在《拼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一書中所述,相對於上一個世代的父母,當今的家庭,父母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會明顯的感到彷徨和不確定。台灣用了30年達成了經濟起飛,在這個壓縮版的現代化過程中經歷了大規模的經濟、政治與文化變遷,不同文化的並置和重組,不同空間的異質元素的交織互動,都會使父母在育兒過程中因為觀念的拉扯而產生焦慮。
同時,伴隨著科技的高速發展和社會的快速變遷,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準“快消”時代,商品、知識、信息甚至包括每一個人,都在加速折舊快速貶值。現實的不可控和未來的不可預見,使得很多父母不僅要幫助孩子成功,還要幫助孩子快速的成功。這不是一個可以慢活的年代,也不是一個可以試錯的年代。等待孩子自我成長的代價,也許就是看著一個個機會視窗和時間視窗的關閉。現實的巨變帶給父母的壓力會直接形塑他們養育孩子的方式,內心的焦慮最終都會外化為行動。他們需要利用現有的資源清除孩子成功路上的一切障礙,幫助孩子找到成功的最短路徑,本質上也許就是父母內心焦慮感的投射。

三、園丁與木匠

當然,除了社會結構力量與生存現況對割草機父母的客觀影響,不同個體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也是重要成因。有新聞報導,台灣東海大學教授傳出因女兒長期被班上同學霸凌,親自出面對4名小學生進行提告。這個事件當時也引起了社會各界關註並引發了「怪獸家長」的熱烈討論。香港一項調查也發現,竟有高達9成家長的生活過度以孩子為重心,甚至有8成父母曾為孩子的成績或活動,擔心到失眠、哭泣。事實上,這樣的關心不但會對父母本身造成壓力,其罹患憂鬱症的機率較高,孩子往後的隨機應變的能力也相對令人擔憂。
美國心理學家 Alison Gopnik 曾用“園丁”和“木匠”來比喻兩種不同的教養風格。在“自然成長”的風格中,照顧孩子就像照顧一座花園,定期澆水施肥,給予充分的日照和安全的環境。由於大自然、風土、天候都充滿不確定性,開花與結實令人驚喜,當然,也難於避免蟲害等意外。
而割草機父母扮演的角色愈來愈接近木工師傅,他們在意的是精確與條理,不能接受意外和不確定。他們根據自己心中規劃的藍圖,像打造手中的作品一樣去打造孩子的生活。
可是,孩子畢竟不是一件作品,他們最終會順應著與生俱來的“精神胚胎”自我成長。如果父母能夠仔細地傾聽孩子的聲音,就能夠體悟到其實每一個孩子真正需要的是園丁。作為父母,不為孩子做什麼也許比為孩子做什麼更加重要,父母的“無為”往往更能成就孩子的“有為”。

四、放手,自由才能高飛

從來,成功和成長都是有次第的,離開了成長的成功是百尺危樓,總有一天會崩塌。或許,割草機父母會幫助孩子成功,但卻無法幫助孩子成長。你們為孩子鋪就的捷徑,也許會成為他們成長的路上最遙遠的路。不論你認為自己是多麼始終如一和高效的父母,孩子和你終究是不同的人。他們都要在體驗和探索中獲得成長,踏上屬於自己的人生旅程。 成長本身就是一個充滿挫折感的過程,只有去經歷失敗,孩子才會產生抗體,長大才能免疫。依靠父母的幫助得到的零失誤,無法讓他們建立真正的自信,因為他們的成功是作弊來的,虛假而脆弱。終有一天,當這些孩子帶著光鮮的履歷和耀眼的證書進入成人的世界,隨之附送的還有他們的巨嬰腦、濾鏡眼和玻璃心。他們要在真實的世界里,付出比小時候多得多的代價,把他們缺過的功課補齊,把他們繞過的陷阱再走一遍,把他們躲過的傷再受一次。

所以,為了孩子能夠真正的高飛,我們要學習放手。在父母與子女這場為了別離的相聚中,我們能給與孩子最好的饋贈,就是讓他們自我成長。讓他們帶著歡欣、帶著輕盈、帶著成長中的淤青和抓痕自我成長。讓孩子長成他們本來的樣子,長成他們喜歡的樣子,長成他們想要成為的人。

參考文獻:
      《高自尊養育》【美】梁賀嵐
      《上岸》【中國】安柏
      《讓孩子遠離焦慮》【美】瓊斯基
      《愛和自由》【中國】孫瑞雪
       《拼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台灣】藍佩嘉
       《愛、金錢和孩子》【美】馬賽厄斯•德普克;法布里奇奧•齊利博蒂
        圖片來源:PIXABAY免費正版高清圖片素材庫

工商專區

● 協助產品推廣
●增加平台曝光
●部落客配合
●行銷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