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遺物整理師 -帶你認識不為人知「特殊」職業

  • by
專欄作家/周琬瑄
 你是否曾經聽過「遺物整理師」?這是一份特殊的「清理行業」,在《離開後留下的東西:遺物整理師從逝者背影領悟到的生命意義》一書的中作者給這份職業的定義為「為亡者搬家」;而在《我是遺物整理師》一書中作者將自己定義為一份「服務性質的清潔人」是個如同服務生般稀鬆平常的存在,不同的是服務生打理的是顧客們的殘羹冷炙,而他們打理的是「亡者們所遺留在人世間的痕跡與味道」
這個職業是一份相當特別的存在,在亞洲國家中較盛行的也僅有日韓兩國較看的到這群人的存在,而在台灣目前為止的遺物整理師更是屈指可數。但是這個行業的「特殊」卻也造就了他們在社會環境中的各種不便。
    在韓國這個職業是個「不祥的象徵」,人們對於他們抱以排斥與厭惡的眼光。他們的出現對於環境中的人群就好比「瘟疫」般沒有人願意與他們當鄰居。民眾的申訴、公家單位的調查對於他們而言更是家常便飯平均每半年就得遷居,更遑論那些趨吉避凶的撒米撒鹽行為了。
     這個職業如同「幽靈」般的存在於社會中,甚至在韓國稅法中,此類的特殊清掃業隸屬於「一般清掃業」並非獨立的「業種」,因此在申請營業執照時也是困難重重的境地。 
    相較於韓國的不善,在日本的這群人就顯得天差地別的待遇了。在日本從事相關「遺物整理」的特殊工作不僅僅需取得古物商的資格,甚至要參加國家屍檢官的「特殊清掃」研習。在日本這個行業每年有超過「百億美金」的商機,加上日本的少子化現象民眾對於該職業的認同性使這份產業在日本儼然已是一種「必然的存在」。 
    前述說完了國外較盛行的國家後,我們也聊聊自己吧。不知道在台灣的大家對於這個職業是不是也感到陌生呢?是的,你沒有錯!目前台灣對於該類型的「清潔產業」其實並沒有像日韓那樣的盛行與廣知,截至去年為止我們台灣才出現全台首位的「遺物整理師」──廖心筠,雖然說是截至去年為止但是其實廖小姐從事這個行業已經有長達八年的時間是目前台灣做最久,也是唯一在搜尋引擎上搜得到的遺物整理師。前面我們介紹了這麼多的「遺物整理師」在各國的風貌,接下來就讓小編帶領各位認識更多「整理師」的工作內容吧。

「整理師」的工作內容:

   這是一份需要耐心、理解與溝通的工作,面對在世親人的傷痛整理師要在過程中給予心理層面的陪伴,在面對亡者遺留下的情感與事物時在世親人往往無法真正地做到斷捨,因此整理師的工作在過程中也是一種間接性對亡者親人的情感療癒。
這邊小編也借花獻佛式的給予大家一些初步整理的建議,這些建議源自於我們的台灣首位整理師所給予的意見,在我們面對親人離世時情緒的五味雜陳是必然,而遺物的收整便是一個鄭重向親人告別很好的方式,當面臨遺物收整時可以大方向的分成以下三個步驟:
 
-首先,將無關緊要甚至於已經是損壞的物品先做一類:壞掉的、過期的…過去就讓它過去吧
-接著,我們將大型物品、傢具劃作一類:即便可使用也是觸景傷情又或者是與當下環境格格不入,所以既然過去了便也讓它過去吧
-最後,壓軸面對的便是我們的回憶性物品:這邊我們的整理師則是建議親屬們留下真正有意義的紀念性物品作念想並非全盤接收。

 

往往我們會在整理的過程中挖掘許多亡者想對在世親人所傳達的訊息,哪怕是一句話、哪怕是一封信又甚至於是一段回憶的過往,但哪怕是在整理的過程中發現了什麼也都已經隨著亡者的逝去而雲淡風輕。生離死別並不恐怖只有真正的面對那些過往與記憶才能夠得到心理深層中真正所謂的「放下」,而整理遺物便是一個相當「直面」的面對方式,並不是所有人皆能夠這樣直面的去面對這些「遺物」收整的過程無疑是對親人的一種「折磨」才會進而產生了這樣一類型態的工作。
這一類型態工作的興起,也許會讓你覺得:「這工作也有人要作、根本沒必要吧」這類的念頭,但其實「它」的存在真正對於社會上的一類人是非常必然。在現今高齡化社會的環境下,有一類的死亡類型是我們所無法觸及與看到的──「孤獨死」
 
孤獨死一詞,源自於日本。如今的全球人口正面臨少子化,而日本的人口問題更是日益加趨,在去年有超過 130 萬人離世,其中不少是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孤獨終老,拚搏了大半生換來的是無人送終的結果,也因此而帶動了日本「遺物整理士」的相關產業內容。
在日本「遺物整理士」不同於台灣的處理方式,他們會將所整理的有價值的一類轉手進「海外二手市場」作販售並掛上日本製造也是因此才能讓這個產業在日本擁有「百億美金」的商機。
 
最後小編也要告訴各位其實面對生離死別並不需要感到害怕,就像前文中所提及──只有在真正的面對才能真正地放下!你可以選擇遺物整理師,但小編更多的傾向於身為親友的我們逐一的自我面對與整理,因為只有這樣我們面對的才不會只是僅有的傷慟而是更多的接受與放下。

工商專區

● 協助產品推廣
●增加平台曝光
●部落客配合
●行銷活動